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财经新闻

为什么要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

2020-08-22 10:52:05编辑:惠州新闻网人气:


  为什么要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

  当前的资本账户开放,与2011年的内涵并不完全相同。自2009年推出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试点以来,境外人民币规模持续扩大。为增加人民币资金回流渠道,我国自2011年起逐项推出RQFII、沪深港通、直接入市、债券通、基金互认、黄金国际版等制度,吸引全球投资者用离岸人民币投资境内的资本市场。这些措施本质上是通过额度限制或资格限制,鼓励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单向流入,从而稳定人民币汇率、调节国际收支。而当前我们面对的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应更强调双向开放,鼓励资本走出去,而非仅仅引进来。

  一方面,要避免对中资企业两头卡脖子。我国对外直接投资(ODI)规模在2016年达到顶峰后,已连续3年下滑。2019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977亿美元,同比下降32%,其中非金融部门对外直接投资为802亿美元,同比下降34%;今年上半年,上述指标分别同比下降4.4%和4.3%。尤其是对美国直接投资,在2016年达到465亿美元的峰值后持续下降,2019年仅为48亿美元。原因之一,是我国当年为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而主动收缩对外直接投资。2016年11月28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推出新规,资本账户下超过500万美元的海外支付(而原来的报批限度是5000万美元),包括组合投资或海外并购等直接投资,必须上报市外管局批准;之前已经获批的大型投资项目尚未转帐的外汇部分也适用此规。

  面对贸易保护主义,我国要实行资本账户双向开放,重新推动对外直接投资,有利于规避部分国家对我国产品所设置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带动国内相关产品出口,提高国际市场份额;也有利于直接吸收先进技术和品牌,完善中资企业的国际化布局,提高中资企业的国际声誉;还有利于获得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人口红利。

  另一方面,人民币的海外市场需求日益增加,需打破只依赖经常项目输出人民币的单条腿方式,建立起资本项目输出渠道,共同扩大人民币的国际使用。2009年-2014年,人民币总体处于净流出状态,在2014年末全球离岸人民币存款规模达1.6万亿元的历史峰值时,基本都是通过跨境贸易结算方式从境内市场获得的。但货币的长期流动性如果依赖于跨境贸易结算通道,就容易受汇率波动的影响,这就是2015年8.11汇改后香港人民币存款迅速下降的原因之一。2015-2019年,全球离岸人民币资金池始终停留在1万亿元左右的规模。随着我国汇率形成机制的日渐成熟,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以跨境贸易结算为单一人民币输出方式不可持续。合理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引导人民币以投资资本金的形式进行跨境支付,在海外形成长期资本,才能在离岸市场沉淀并循环起来,实现人民币的国际支付、计价、交易和储备职能。

三、为什么当前是资本账户双向开放的有利时机

  一方面,新冠疫情使我国与大多数国家经济走势出现分化。我国上半年GDP同比仅下跌1.6%,第二季度更是实现了3.2%的正增长。而发达经济体普遍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二季度美国环比下跌9.5%,英国下跌20.4%,日本下跌7.8%,德法等欧洲大国均萎缩10%以上。标普最新报告显示,截至8月9日,美国今年已有424家大型公司申请破产,超过了自2010年以来任何一年的同期水平;其中,工业和能源行业近100家,负债超过10亿美元的达21家。这为中资企业海外直接投资和收购资源能源提供了契机。

  同时,一带一路作为我国联通国内国际的重要合作平台,已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新增长点。2019年我国企业对沿线国家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总规模的13.6%;今年上半年提高至15.8%,为历史最高。在此基础上推动资本项目双向开放,有利于培育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支点。

  另一方面,全球货币增发,我国与主要国家利差较大,是资本项目双向开放的好机会。2015年10月,我国正处于物价下行的降息周期,为放开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创造了改革良机。因为放开上限可能会导致某些利率定价上升,但配合降息就可以部分对冲甚至完全对冲短期利率上升的压力。

  当前我国再次迎来类似的时间窗口。受疫情影响,各国普遍通过若干非常规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持续支持就业、救助企业、支撑金融市场,全球央行一方面大幅扩表,另一方面大幅降息,并表示至少要将低利率延续至2022年,非常规政策已向常规化转变。截至7月末,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至6.95万亿美元,英、欧、日等央行分别扩表至7000亿英镑、6万亿欧元和600万亿日元,是2008年末全球金融危机最高峰时规模的3-10倍。当年的救市经验证明,超大规模的增量货币推高了全球资产价格,造成了新兴经济体的普遍通胀,各国国内的对冲成本极高。今年二季度以来,随着美元流动性恢复,美元开启了弱周期,增量资金开始在全球寻找新的高收益货币。而我国货币政策保持正常,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与2016年时相当,利率水平远高于主要经济体,输入性通胀风险加大。此时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虽然会出现资本流出现象,但内外利差决定了资金流出的规模将十分有限;同时也能对冲掉以邻为壑的大水漫灌,有利于调节、平衡中短期资本流动,减少国内未来的政策成本。

四、资本账户双向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和各国的金融市场带来巨大冲击,却是我国多年以来金融改革效果的一块试金石。当前我国金融市场总体稳定,资本项目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

  一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此次疫情后我国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在三次降低法定准备金率、开展MLF操作和再贷款、再贴现基础上,灵活开展公开市场操作,通过LPR下降推动降低企业贷款利率,降低社会融资成本。8月13日,我国五大行明确将个人住房贷款统一调整为LPR定价方式,进一步推动了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MLF利率LPR贷款利率的利率传导机制得到充分体现。

  二是汇率形成机制日趋成熟。以前,我国外汇市场的突出问题主要体现在干预过多与国内外资源配置效率的矛盾上。2015-2017年,我国外汇储备减少了8000亿美元以防止人民币过度贬值。最近一年来,人民银行没有运用逆周期调节因子,基本退出了对汇率的常态化干预,通过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使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截至今年8月20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6.9274,较去年底升值0.7%,是唯一对美元升值的新兴经济体货币,并已成为新兴经济体货币的风向标,充分反映了我国经济V型反弹的事实,套利资金流动难以对汇率形成决定性影响。

  三是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外汇储备是调节国际收支的重要保障。1-7月,由于进出口贸易逆势增长,北向资金净流入,叠加美元走弱的汇率折算,截至7月末,我国外汇储备增至31544亿美元,较2019年末增加465亿美元。同时,2015年以来,外汇储备结构逐渐优化,美元储备占比已降至50%上下。

  值得指出的是,资本账户开放是一项长期的制度安排,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并不意味着放弃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控与管理。从主要新兴经济体实现资本账户开放的经验来看,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反而有利于让之前游离于非正规渠道的资本项下的资金通过正规统计登记渠道被监测。我国应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监管体系,遵循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的原则,对流动规模、期限结构、流经渠道和流向领域进行全过程监测,特别关注和识别具有较强投机性的短期流动资金,以及投资海外房地产或高价值艺术品等大额资金。同时,借助多边化协议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之间的区域金融合作。

  总之,我国目前推动资本账户双向开放,是为了从资金层面支持配合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国家战略,使我国经济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避免实体经济脱钩。同时,资本账户稳步开放是一项长期制度安排,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好各项风险防范。



上一篇:如何看待未来房地产市场发展态势?
下一篇:吴敬琏:平台经济的理论和政策思考
  • 凡本网注明"来源:惠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惠州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惠州新闻网,http://www.fengwomeiji.net。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